南方劳动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企业劳动法律顾问服务联系南方劳动网
查看: 598|回复: 0

超过退休年龄认定工伤行政再审答辩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22 16: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行政再审答辩状


   答辩人(一、二审第三人):姜xx
   被答辩人(一、二审原告):兴国xx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西省xx县xx工业园xx,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60732MAxxG4C01J。
   法定代表人:邓xx,系该公司执行董事。
    被答辩人(一、二审被告):兴国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江西省兴国县潋江镇兴国大道185号。
  法定代表人:刘xx,系该局局长。
  答辩请求:
   请求再审法院依法裁定驳回被答辩人兴国xx制品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事实与理由:
   被答辩人兴国xx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申请再审,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根本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再审情形,应予驳回,具体理由如下:
   一、被答辩人xx公司提供的新的证据,根本无法推翻被答辩人兴国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兴国县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和原审、二审判决。被答辩人兴国县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和原审、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足以认定被答辩人xx公司与受害人刘桂华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受害人刘桂华在下班回出租房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最终造成死亡的事实,完全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
   首先,答辩人与被答辩人兴国县人社局提供的兴国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讯问笔录、事故现场图、事故现场照片、病历资料、死亡记录、火化证明、兴国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受害人刘桂华的工资发放银行交易记录、微信聊天记录、出租房所有权人证人刘xx(xxx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的询问笔录、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出租房照片以及证人刘xx的当庭证言、被答辩人xx公司提供的同事证人李伟华调查笔录,能够形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能够相互印证、相互佐证,且经当庭质证,具有极大的证明力,应当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能够证明被答辩人xx公司与受害人刘桂华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受害人刘桂华在下班回出租房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最终造成死亡的事实,足以认定。其中,兴国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兴公司鉴(法)字(2018)060号】鉴定意见:刘桂华符合交通事故中受伤致重型颅脑损伤并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该鉴定意见能够证明受害人刘桂华系因本案交通事故最终造成死亡的事实,足以认定。
   其次,被答辩人xx公司提供的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不属于新的证据,答辩人亦已提供相对应的受害人刘桂华的工资发放银行交易记录,且该证据恰恰证明被答辩人xx公司与受害人刘桂华存在劳动合同关系的事实。而被答辩人xx公司提供的关于百丈泉厂房租赁合同的补充协议亦不属于新的证据,且无法辨别真伪,根本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况且,退一万步而言,即便大胆假设被答辩人xx公司已给受害人刘桂华安排了宿舍,但该事实与受害人刘桂华在外租赁证人刘遵义的房屋没有任何冲突和影响。根据一般常理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用人单位即便已给职工安排了宿舍,但因宿舍居住环境一般较差,且有多人共住,故许多职工为了生活更加方便和能够享受更好的居住环境,而仍然会在外租房居住。据此,被答辩人提供的所谓新的证据没有任何证明力,根本不能达到其证据目的。
   最后,根据《工伤认定办法》第八条之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收到工伤认定申请后,应当在15日内对申请人提交的材料进行审核,材料完整的,作出受理或者不予受理的决定;材料不完整的,应当以书面形式一次性告知申请人需要补正的全部材料。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收到申请人提交的全部补正材料后,应当在15日内作出受理或者不予受理的决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决定受理的,应当出具《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决定不予受理的,应当出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本案中,系由答辩人作为申请人申请工伤认定的,被答辩人兴国县人社局只应向答辩人出具《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而根本不用向被答辩人xx公司出具《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况且,被答辩人兴国县人社局已向被答辩人xx公司送达举证通知,依法告知其相应的举证权利和举证责任,依法充分保障了被答辩人xx公司的举证权利,而被答辩人xx公司亦已向被答辩人兴国县人社局提供了相关证据。据此,应当认定被答辩人兴国县人社局程序合法。
   二、兴国县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和原审、二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
  首先,“超龄工伤”与“退休工伤”是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超龄工伤指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但未领取养老保险或退休金的职工因工负伤,而退休工伤指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且已经领取养老保险或退休金的职工因工负伤。对于“超龄工伤”,其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应当认定为工伤,但对于“退休工伤”,其与用人单位之间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而存在劳务合同关系,不能认定为工伤。如何理解我国的退休年龄与退休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均未对劳动者何时退休、如休退休作出具体规定,亦未限制、禁止用人单位聘用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职工。目前关于退休的规定,仍执行国务院于1978年6月2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国发(1978)104号】之规定,男性60周岁,女干部55周岁,女工人50周岁退休。但需要强调的是,该办法的适用对象为全民所有制企业、事业单位和党政机关、群众团体的职工,而对于农民工、一般务工人员则不能适用,即农民工、一般城市务工人员达到退休年龄也不是退休人员。而我国的务工主体就是农民工、一般城市务工人员,正是大量的农民工、一般城市务工人员支撑我国经济长期以来的高速发展。如果用人单位在职工达到退休年龄或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时,可以依法与职工终止劳动合同。但如果用人单位选择不终止劳动合同或者聘用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农民工、一般城市务工人员,则仍然应当承担劳动法、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劳动合同责任,而非民法或合同法规定的雇佣责任或者劳务合同责任。
  其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离退休人员与现工作单位之间是否构成劳动关系以及工作时间内受伤是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问题的答复》【(2007)行他字第6号】:“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你院(2006)渝高法行示字第14号《关于离退休人员与现在工作单位之间是否构成劳动关系以及工作时间内受伤是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一案的请示》收悉。经研究,原则同意你院第二种意见,即: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第六十一条等有关规定,离退休人员受聘于现工作单位,现工作单位已经为其缴纳了工伤保险费,其在受聘期间因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处理”、《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的,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2010)行他字第10号】:“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你院报送的《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工作时间内受伤是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请示》收悉。经研究,原则同意你院的倾向性意见。即:用人单位聘用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务工农民,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附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意见: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后认为,法律并未禁止使用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农民工,而且作为农民也无所谓何时退休。超过六十周岁继续在城市务工的农民比较多,有些与用工单位形成劳动关系,依法应当保护这些务工人员的合法权益,给予其平等对待。从《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来看,也没有将这些人排除出去,既然用人单位已经实际用工,职工在工作时间受伤的,参照《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离退休人员与现单位之间是否构成劳动关系以及工作时间内受伤是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问题的答复》精神,应可以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进行工伤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在工作时间内因公伤亡的,能否认定工伤的答复》【(2012)行他字第13号】:“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你院(2012)苏行他字第0902号《关于杨通诉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终止工伤行政确认一案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同意你院倾向性意见。相同问题我庭2010年3月17日在给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公伤亡的,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2010)行他字第10号】中已经明确。即用人单位聘用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务工农民,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附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两种不同意见:江苏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多数意见认为:原告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符合受理条件,本案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进行工伤认定。理由如下:1.应当认定当事人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着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工伤保障的本意是保护因工受伤的劳动者的合法权益。鉴于我国目前工伤保障范围在逐步扩大,职工退休年龄有延长的呼声,且农民工进城务工有老龄化的趋势,为了更好地保障依然务工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的合法权益,应当认定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着事实劳动关系。2.与民事赔偿方式相比,工伤保障更有利于维护受伤职工的合法权益。如果要求申请人走民事赔偿途径,采用的是过错责任,保障范围相对较窄,且申请人举证相当困难,这不利于充分保障申请人的合法权益。而工伤认定采用的是原因责任,在保障范围、举证责任等方面更有利于保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从保护因工遭受伤害的劳动者,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促进劳动保护的角度出发,也应当将其纳入保障范围。3.申请人的工伤认定申请符合受理条件。受伤职工除年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外,其与用人单位之间的关系与其他职工并无任何差异,仅仅一句其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就不予工伤认定缺乏法律依据。从平等保护角度看,也应当认定符合申请条件。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少数意见认为:原告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不符合受理条件,本案不应进行工伤认定。理由如下:1.因为当事人与用工单位没有书面劳动合同。2.超过法定年龄的农民工没有缴纳工伤保险。如果对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认定工伤,则突破了法律的界限,应当通过民事赔偿的途径救济”之规定(以下简称上述相关司法解释),用人单位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农民工、一般城市务工人员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据此,根据上述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受害人刘桂华虽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但其与被答辩人xx公司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应当认定为工伤。
另外,被答辩人xx公司主张的再审事由明显自相矛盾,其一方面认为用人单位与超过退休年龄的职工根本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另一方面又认可根据上述相关司法解释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也肯定用人单位与超过退休年龄的职工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存在劳动合同关系,是根本不成立的。
   三、被答辩人xx公司明显曲解法律,其适用法律严重错误。
  首先,上述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用人单位聘用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务工农民,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显然应当包括《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和视同工伤的所有情形。而上下班途中不仅系工作时间、工作场所的延伸,且属于工作原因的范围。被答辩人xx公司认为,上述相关司法解释只规定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情形,才能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而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情形则不能适用,是严重错误的。被答辩人xx公司明显缩小《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适用范围,根本不符合相关法律、上述相关司法解释的立法目的、原意、宗旨和精神,亦有悖于公正原则,是根本不成立的。试想一下,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之规定,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情形应当认定为工伤,怎么根据上述相关司法解释,就不能认定为工伤,而要区别对待呢?显然极不公平,亦不符合一般法理。
  其次,被答辩人xx公司认为,根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人社部发(2016)29号】第二条:“达到或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但未办理退休手续或者未依法享受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继续在原用人单位工作期间受到事故伤害或患职业病的,用人单位依法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用人单位招用已经达到、超过法定退休年龄或已经领取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人员,在用工期间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或患职业病的,如招用单位已按项目参保等方式为其缴纳工伤保险费的,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6979号建议的答复》【人社建字(2019)37号】之规定,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职工,只有符合上述情形,才能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认定为工伤,是严重错误的。上述规定根本没有限制、排除本案如此情形认定为工伤,即用人单位招用已经达到、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职工,在用工期间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或患职业病的,如招用单位没有为其缴纳工伤保险费的,仍应当按照上述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进行工伤认定,上述规定与上述相关司法解释根本不矛盾。况且,司法解释与法律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和法律位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十八条:“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行政法规的效力高于地方性法规、规章”之规定,亦应当适用上述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
   再次,受害人刘桂华虽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但根本不是就无法参加工伤保险,被答辩人xx公司无法提供证据加以证明该事实,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况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人社部发(2016)29号】第二条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已经达到、超过法定退休年龄或已经领取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人员,用人单位可按项目参保等方式为其缴纳工伤保险费。退一万步而言,即便大但假设受害人刘桂华因超过法定退休年龄而无法参加工伤保险,但被答辩人xx公司明知其超过法定退休年龄而聘用,故造成其没有参加工伤保险的法律责任应当由作为用人单位的被答辩人xx公司承担。兴国县人民法院受理的答辩人江文福、江叶青、江学盛与被答辩人xx公司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一案【案号:(2020)赣0732民初296号】,兴国县人民法院亦以上述理由,依法判决被答辩人xx公司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支付工伤保险待遇。
最后,无论受害人刘桂华与被答辩人xx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合同关系、无论受害人刘桂华是否能够参加工伤保险,但根据上述相关司法解释,应当认定为工伤。国家建立工伤保险制度,其目的在于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用人单位有为本单位全部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费的义务,职工有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权利,除《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相关情形之外,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其他情形,除上述相关司法解释之外,还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四)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五)个人挂靠其他单位对外经营,其聘用的人员因工伤亡的,被挂靠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该司法解释从有利于保护职工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对《工伤保险条例》将劳动合同关系作为认定为工伤的前提的一般规定作出了补充,即当存在违法转包、分包、挂靠等情形时,用工单位承担职工的工伤保险责任不以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和个人非法挂靠,职工发生工伤事故时,应当由违法转包、分包的用工单位和被挂靠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而《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原意、宗旨和精神,就是尽量对职工给予最大的保护,按照有利于职工的原则尽量认定为工伤,上述相关司法解释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正是该立法目的、原意、宗旨和精神的充分体现。
   四、全国各级、各地人民法院对与本案基本事实相同的案件,且用人单位提出的抗辩事由亦与本案基本相同,均会判决认定为工伤,有大量生效判决案例可循。
   譬如南昌铁路运输法院(2019)赣7101行初647号行政案件、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赣中行终字第142号行政案件、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苏行申字第00469号行政再审案件、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苏行监字第00140号行政再审案件、四川省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川16行终16号行政案件。
  以上便是答辩人姜xx答辩请求和事由,恳请再审法院予以支持和采纳。

   此致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答辩人:
                                                                                                             2020年4月19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站点统计|小黑屋| ( 粤ICP13086928号 )

GMT+8, 2020-9-20 16:28 , Processed in 0.050420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南方劳动网 Discuz! X3.2

© 2001-202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